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独尊医妃要和离

更新时间:2020-05-22 11:52:11

独尊医妃要和离 连载中

独尊医妃要和离

来源:微阅云作者:许九汐分类:穿越主角:白引歌夜煌

《独尊医妃要和离》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许九汐,主角叫白引歌夜煌,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全科医学天才,一朝身死穿成臭名昭著齐王妃。毒害小世子,戕害齐王,白引歌一睁眼便遭遇必死之局。施展医术救孩子,却被孩子母妃污蔑,渣王成帮凶,被押下天牢,九死一生。救太妃,被误会谋害,一掌打至吐血。“夜煌你够了,普天之下唯有我能治好你残废的手!”接断筋,重塑骨,她有麻药不用,”王爷顶天立地男子汉,铮铮铁骨,定能咬牙忍痛。“他手脚被绑,无可奈何,他忍!术后复健,她堂而皇之公报私仇,“王爷,我们可说好了,治疗期,和离前,和平共处。”他继续忍,小不忍则乱大谋。等完全治愈,他将她五花大绑,丢进蛇窟狼窝。“现下本王来跟你算一算,你替嫁坏本王姻缘,设计本王心爱之人失身等各种罪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狂躁的质问声始起,白引歌一把拽紧他的手臂,眼底浓稠的化不开的是担忧和心急,“把孩子给我,他现在在窗鬼门关,还有救!”

“夜煌,相信我,帮我制住你兄长。平儿呼吸骤停,需要心脏复苏,拖得时间越久对平儿脑部的伤害越……”

“大”字刚要喷薄而出,夜煌一把掐住她的喉咙,“你以为本王还会信你?白引歌,平儿去了,本王和你一起下去陪他!”

双目腥红的可以滴血,夜煌冷峻的面孔染上磅礴怒气,眼眸深处全是悔意。

他怎么能信她,她本性恶毒,她巴不得平儿死,以泄她心头之恨!

手越来越用力,掐的白引歌喘不上气,似下一秒就会暴毙。

白引歌看他已经被刺激的失去了理智,蓦地松开掰他手指的手,艰难的探向袖带。

噗——

速效麻醉针一下扎入他的手臂,夜煌只觉浑身的力气似在一瞬被抽干,手一松,整个人软绵绵的倒下。

“四皇弟!”

沐王抱着平儿尚温热的身子悲伤欲绝,本以为白引歌死定了,大仇能得报。

没想到一番对峙后倒下的是夜煌。

他怒不可遏的站起来,模样凶恶的要吃她的肉喝她的血,但最后仅仅只是站了起来。

白引歌冲上去把剩下的麻醉药全数推入他的身体。

“没事的,平儿,你会没事的。”

解决掉碍事的两人,白引歌抱起平儿平放到床上,半跪在他身上,双手十指交叠,压在胸腔上方快速的上下压动。

来得及,一定来得及……

啪。

聚精会神救人的白引歌,后背猛地被袭中。

只是失去行动力,尚未失去意识的夜煌,咬着牙蹙着眉,颤颤巍巍的拾起一块染血碎片砸向她。

“你这毒妇……平儿已去,你竟还不肯放过他……你,你丧心病狂,不得好死!”

白引歌充耳未闻,全副身心都在急救上。

夜煌费力的扶着床边,试了几次终于虚弱的站立起来,他缓慢无力的一步步往前,手捏着碎瓷片搭上白引歌嫩白的手背,用尽全力划出一条血痕。

“再不放开平儿,本王要你五马分尸,挫骨扬灰!”

有气无力,却是世间最狠的威胁。

白引歌手背锐痛,鲜血怒放似一朵朵连成一线的红梅,但也没能让她做心脏复苏的手停下。

现在说什么他都不会信,只有等平儿恢复心跳……

“白引歌,本王让你从平儿身上滚下来,滚!”

夜煌恨透了她,一双凤眸似淬了毒般狠戾,咬着牙冒着虚汗从她无名指骨处蜿蜒,又划拉下一道鲜血淋漓的伤痕。

“三百二十一,三百二十二。”

白引歌疼的浑身战栗了一下,眼眶涌出苦涩的清泪,却还是咬牙忍耐下来,心底的计数一刻未停。

嘭咚。

微弱的心跳自娇小的胸腔下弹跳起。

白引歌怔楞一瞬,手下跟着传来连绵的心跳震动,紧张的心在一瞬放松,她喜出望外的看向夜煌,“有了……”

噗——

话没顺利道出,夜煌捏着碎片,用尽全身的力气,同归于尽般的扎进她的心窝。

白引歌震惊的垂眸看了眼刺痛的胸口,鲜血汩汩,很快染红她鹅黄的衣衫。

夜煌捏着的那一边,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由于过度用力,碎瓷片锋利的另一边,割破了他的手指,血流而下,和她的血融在一起。

“呵。”

白引歌冷冷勾唇,一把拉住摇摇欲坠还不忘杀死她的夜煌,将他的手指搁到平儿的鼻翼下,“平儿已脱离危险,你去处理门外的麻烦。”

沐王那两嗓子,把耳房的人都吼了出来,乒乒乓乓的砸着门。

幸亏夜煌当初习惯性锁门,不然这会儿她脖子上的脑袋恐怕已经搬了家。

夜煌的脑子很乱,就像是落入了深水中浮浮沉沉,很不清醒。

男儿有泪不轻弹,皇兄定是检查过平儿的状况才会失声痛哭。

既然白引歌的目的是害死平儿,那她刚才犯不着拼死救平儿,这相悖。

难道她是怕承担后果?

不,若是害怕,她起初就不该趟这趟浑水,躲得远远的,看平儿药石罔效撒手人寰。

“熠儿,煌儿,里面到底怎么了?快回答母后,你们再不出声,母后要派人破门了!”

皇后一声声关切的呼唤他们都没听见,如今听见的是要破门而入的讯息。

夜煌深呼吸一口,看了眼遍体鳞伤的白引歌,她跟他说完话,转身下了床,似在查看平儿的状况。

“母后,皇兄刚才醒了,出了一点小问题,已经无碍。”

稳住声音,安抚下皇后的情绪,夜煌捻着手上的血思虑深沉。她的伤比他严重的多,需要及时处理……

但他开不了这个口。

“药……药没了拔针……”

白引歌背上的伤,后脑勺的大口子,以及手背和心窝的创伤,让她过多失血,整个人就像是踩在棉花团上。

她强撑着确定平儿已经脱离危险,只要液体输完就能转醒,紧绷着的她再也熬不下去,眼前一片花白,咚的往地上栽去。

在失去意识前,她艰难的扭过头朝夜煌吩咐了一句。

那个男人那么在乎平儿,史无前例的扛过了麻醉药的强烈药效,他一定会好好做到的……

身体越来越冷,白引歌思维溃散,不省人事。

夜煌看着她溢满鲜血的娇小身躯,心蓦地一缩,起了一阵细微的痉挛。

“张太医,进来救齐王妃!”

他一咬牙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到门口,开了门闩。

“慢着!”

张太医已然迈脚进门,皇后一声喝止,“张太医留下,其他人都退下。”

伺候的宫人恭顺的离开,皇后目光触及夜煌的伤口,心疼道,“齐王有伤在身,理当先止血包扎。”

说话间,皇后进了内殿,看到床上的平儿,床头和床尾昏厥过去的白引歌和沐王,一双精明的吊梢眼眯了眯。

白引歌身下有血溢出,伤势严重。

“先救齐王妃,本王的伤不碍事……”

夜煌说不清自己此刻复杂的心情,从一开始的被她影响铤而走险豪赌,到中间以为被她欺骗的震怒,再到最后她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他越来越看不透白引歌,她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谜团,浑身裹满了不可思议。

“煌儿,等一等,母后有话要跟你说。”

皇后明显拖延,她用眼神示意张太医离远一点,确定他听不到她的声音,这才悠然开口,“这是个绝佳的机会,她伤重不治,母后便可为你张罗迎娶凤玉一事。”

小说《独尊医妃要和离》 第17章 急救!被误会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