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总裁 > 最初的痛彻心扉

更新时间:2020-08-13 15:22:43

最初的痛彻心扉 连载中

最初的痛彻心扉

来源:麦子阅读作者:蛋黄酥分类:总裁主角:苏软霍斯言

火爆新书《最初的痛彻心扉》由蛋黄酥所编写的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主角苏软霍斯言,书中主要讲述了:有人说她是祸害的源头,沾上她准没好事;有人说她是神经病,这辈子已经毁了;还有人说她是个二手货,无人会要。只有他无视流言,将她拥入怀中。蒙尘的珍珠,由他来守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时冲动说出的话没有后悔的余地,苏软拎着格格不入的编织袋从另一边上车,坐在了霍斯言的左侧。

像是觉得不满意,她又往车门处挪了挪,中间隔开了一大段距离,空旷的能再坐下一个人。即使如此,苏软还是觉得莫名的逼仄,男人的气息无孔不入的围绕着她,带来一种似是而非的窒息感。

苏软无意识的又缩了缩,存在感超低地占据了一块很小的地盘。

她异样的举止引得前面开车的司机稀奇的多打量了几眼,说来也奇怪,别的女人见到Boss就像狼闻到了羊腥味恨不得直接扑上去,她却避之不及,难道是因为……

他瞟了一眼后视镜里的医院,默默把接下来的猜测咽进了肚子里,眼观鼻,鼻观心。

一时间,车里安静的落针可闻。

苏软有些不适应的把注意力投向了不断后退的景物,近乎贪婪,她有多久没有这样的看过S城了。自从入院以来,她朝夕相处的除了同她一样的精神病人之外,就是各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千篇一律。

没想到……

苏软失落的挽了挽耳边的发丝,露出一个浅浅的月牙状疤痕。

一直关注她的霍斯言唇角小弧度的扬了扬,蕴了不易察觉的柔情。其实,她真的变了很多。

但相比较于长相而言,更多的是气质。在相貌方面,岁月对她格外怜惜,和三年前别无二致。

霍斯言搭在腿上的手指曲了起来,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冷淡的视线迟迟没有收回,久到苏软都察觉了。她微一掀唇,头也不抬的讽了过去:“霍总裁盯着我看干什么?我脸上有花吗?”

“有。”霍斯言表情认真,“我怕你待会哭花。”

苏软:“……”他是吃错药了还是精神紊乱?居然会说这样幼稚又欠揍的话。

算了算了,眼不见心为净。

苏软扭回了头。

随着时间的流逝,车子驶进了市区,向着寸土寸金的别墅区前进。行人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矗立的一栋栋别墅。苏软的眼前渐渐出现了摆放的整整齐齐的各色礼花,一路延伸。

苏软隐隐约约抓住了什么,她紧紧的盯住了一栋别墅前面挂着的巨型海报。

面容娇美的女人依偎在清俊男子怀里,笑得幸福,洁白的婚纱层层叠开,仿若一朵绽放的花。

霍云生,楚晴天。

两个熟记于心的名字浮了上来,与此同时,修剪得当的指甲陷入了掌心。

苏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甜蜜的能冒出泡的两人,脸色愈白。

这曾是她曾经梦寐以求的婚礼,她不止一次的幻想过她和霍云生结婚时该是怎么样的场景,没想到今天竟以另一种方式实现了。只不过,新娘不是她而已。

难怪,霍斯言会突然说那样一句话。家破人亡,被信任的人背叛,导致精神崩溃,她过的苦不堪言,而他们却心安理得的享用着苏家的财产。

凭什么啊?就凭他们不要脸吗?

怒气翻腾,苏软倏的淡漠反问,声音沙哑:“这就是你带我来这里的目的?可真是一出难得好戏。”

“看戏得身临其境。”霍斯言既没有反驳也没有解释,好看的手拉开了车门。

苏软沉默了一会,跟着下了车。

地上铺的是红毯,从外围的花圃处一路铺到了大厅,脚踩上去是软绵绵的触感。苏软脚步顿了顿,随即挺直了背,姿态优雅。

在这样的场景上,她不能露了怯。

她走在前面,霍斯言不紧不慢的跟在身后。

别墅外空荡荡的只有几个侍者在打扫,隐隐约约能听到别墅内的喧闹声。

苏软面无表情的跨了进去,刚凑近人群,就见一个粉白相间的物件坠了下来,她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依旧被砸了个结实。

与之而来的是无数双眼睛和楚晴天蓦然僵硬在脸上的笑容。

楚晴天像是看到了不可置信的一幕,半天才缓过神来,余光又落在她怀里的捧花上,本就不好的脸色更加难看。

她用手扯了扯身旁男人的袖子,眼里迅速蓄起了泪水,露出一副害怕的模样:“云生,她,她回来了,还接到了我们的捧花,她……”

楚晴天的声音很小,恰恰能传入霍云生耳中,霎时他神色一冷,看向苏软,嫌厌道:“你来做什么?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他并没有刻意控制,明明白白的传入了所有人耳中,不留余面。

苏软掂了掂手中的捧花,眉眼弯弯,歪头说,“我来看看你们过的怎么样啊!不过,渣男配贱女,天生一对,祝你们长长久久,千万别去祸害别人。”一口气说完,她气死人不偿命的把捧花往另一边的巨型蛋糕上一丢,“至于这个?不稀罕。”

她的举止引的满坐哗然,议论纷纷。

“那个是以前的苏家大小姐吧?”

“出来了?啧啧啧,这霍云生可真倒霉,结婚被弄了这么一出。”

“也许……也说不定。”

那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话落在霍云生和楚晴天耳中,如同鱼刺卡在喉咙里,上不得,下不了。

霍云生猛地哼了一声,面色沉的似是能滴出水来,“把她赶出去。”围在一侧的侍者撸起了袖子。

见状,苏软无所谓的笑了笑,直接往门外走去,背影格外洒脱。

这无视的态度让霍云生更为恼火,他刚叫了人想把苏软堵住,大厅入口处就被十几个黑衣保镖给拦住,为首的微微点头,“抱歉,二少爷。霍总吩咐了,苏小姐不能动。”

霍云生脱口而出的呵斥硬生生咽了回去。

霍总,除了从小到大都压他一头的霍斯言外,还能有谁?没想到他也来了。他阴晴不定的看着那些保镖,连楚晴天叫他都没有听到。

另一边,苏软目标明确的朝着市中心慢慢走去,心脏处泛出密密麻麻的疼痛,渲染出深切的恨意。总有一天,她会让他们欠她的,一点一滴的还回来。

握紧拳头,身后又传来了不疾不徐的脚步声,苏软的步伐未止,淡淡道:“你还想要什么?”戏也看了,人也见了,霍斯言存心想让霍云生添堵的目的毫无意外的达到了。

这时候还跟着她,难道又有了其他主意?

苏软疑惑的皱了皱眉,正想赶紧撇清关系,男人的话却让她身体一怔。

“我想让你跟我结婚。”

小说《最初的痛彻心扉》 第2章 一出好戏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