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锦绣农家:相师娘子有点甜》沈晚儿齐景章节列表精彩试读

时间:2021-04-11 15:49:46编辑:小王

主角是沈晚儿齐景的书名叫《锦绣农家:相师娘子有点甜》,它的作者是一场乌龙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眼瞅着孙素萍的巴掌就要落到孙传宝的脸上了,沈晚儿慌忙跑过去,一把将沈传宝搂到怀里,红着眼睛质问:“大伯娘,好好的你打传宝干什么?”没等孙素萍说话,她又接着说:“先前你跟三婶要卖掉我,我想着都是一家人,...

《锦绣农家:相师娘子有点甜》 第六章 试探? 免费试读

眼瞅着孙素萍的巴掌就要落到孙传宝的脸上了,沈晚儿慌忙跑过去,一把将沈传宝搂到怀里,红着眼睛质问:“大伯娘,好好的你打传宝干什么?”

没等孙素萍说话,她又接着说:“先前你跟三婶要卖掉我,我想着都是一家人,也就没计较,你不要欺人太甚!”

表面上眼泪簌簌的落,其实她心里是憋着一口气的。

要是搁上辈子,她早就抄着扁担把孙素萍打出去了,哪用得着这么憋屈,见天的装可怜。

提起上次那事,孙素萍心里那把火烧的更旺了,“那是你娘要卖你,关我什么事?”

她指着沈蔷儿手里的鸡腿,“你就算因这事怨我,也不能教这么大点的孩子去偷东西吧?”

“我们没有偷,这个鸡腿是姐姐上山猎回来的。”沈传宝大声说。

孙素萍嗤的一声笑了,对着围观的村民说:“你们看看晚丫头那细胳膊细腿的,能猎来东西?”

“我就说家里总有东西找不着,没准就是这俩小的给偷回来了,我要进去找找。”说着,孙素萍就要往里院里闯。

真刀实枪的上山,沈晚儿还真是什么都搞不来。

沈晚儿目光微闪,她好像在孙素萍的身上看见一丝鬼气,很淡,转瞬即逝……

“大伯娘!”沈晚儿用力的咬住唇,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屈辱:“如今我们确实穷,可我和传宝也是从小受我爹教导,正经读过书的,干不来那偷鸡摸狗的腌臜事。”

说着,她几步走到院子西边的杂物堆,从里面拖出个筐,把收在里面的野鸡毛倒出来,“蔷儿吃的鸡肉确实是我从山猎回来的,你说她是偷的,你亲眼看见了?”

野鸡毛跟家鸡毛差别很大,一眼就能看出来。

孙素萍愣住了,转头看向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儿子传宗,见他心虚的不敢抬头,就知道这小子跟她说瞎话了。

她是真以为这鸡腿是这俩小的偷的,这才想着借机进屋去。

果然,传宗带着哭腔说:“我也要吃鸡腿,谁叫她不给我。”

孙素萍嘴里发苦,因着前两天那事她跟家里男人险些动了手,今天又被小儿子坑了……

她正捉摸着说点软话,就听砰地一声,忙着抬头,见沈晚儿拿着扫把,恨恨地看着她。

“大伯娘,我爹才走了一年,我娘改嫁,我们姐弟的日子本来就不好过,你现在又来说传宝偷东西,是诚心要逼死我是不是?”沈晚儿悲愤质问。

沈晚儿仿佛被气到了极点,拎着扫把,笨拙的朝着孙素萍扑了过去。

孙素萍本来就不是个善茬,也不是没跟村里的妇女打过架,本来都撸起袖子了,可等沈晚儿冲到她跟前,她一跟沈晚儿的目光对上,心里就咯噔一下。

沈晚儿的目光里满是凶狠和怨念,跟个恶鬼似的。

她一口气梗在喉咙里,深深的恐惧从心底升腾起来,啊的叫了声,扭头就跑。

沈晚儿追了几步,丢下扫把,伤心又悲愤的骂了几句,才牵着弟妹回了屋子。

关上门,她脸上的悲伤瞬间消失,露出疑惑不解的表情。

孙素萍骂上门,似乎不单单是觉得鸡腿被偷了,而是想要进屋。

“奶奶,大伯娘以前来咱家爱翻东西吗?”沈晚儿问。

沈老太太想了想,摇头说:“家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再说她也不怎么过来。”

那她今天为什么要进屋?

是为了沈老太太卖棺材的几两银子?

沈晚儿实在是想不通,想着往后多防着点孙素萍,就把这事暂时搁到一边,补觉去了。

下午,沈北从县城回来,把卖兔子换来的粮食送来,“我想着你奶奶生病,妹妹又小,也不能总吃粗粮,还给你买了点白面,好歹能掺和着吃。”

“谢谢沈北哥,你可真帮了我大忙。”沈晚儿笑盈盈的道谢。

沈北耳根发热,“都是自家人,往后你有事再找我。”

当晚,沈晚儿又把剩下的那只野鸡炖了,抓了把白面做了疙瘩汤,用棒子面蒸了窝窝头,上桌之前,她每样都盛出一份来。

沈老太太抹着泪,抓着沈晚儿的手说:“往后你可不能夜里上山了,我白天听传宝说都吓出一身冷汗,我宁愿不吃这一口肉。”

“好,我以后再也不去了。”

沈晚儿答应的爽快,可等晚上沈老太太睡着,她安顿好弟弟妹妹,把事先盛好的饭菜装筐里,找出两根香,又偷摸上山了。

这次她没去打猎,反而是去了山坳的孤坟。

把饭菜摆在坟前,点着香插上,沈晚儿笑着说:“上次借了你的坟头土,这是谢礼,往后有事我再来找你啊。”

她现在连个趁手的家伙都没有,估摸着往后还用得上这坟头土,得提前打好关系。

看着两根香烧完,她才拍拍手,施施然的离开。

靠着猎来的野鸡养了两天,沈晚儿身上有了力气,也该为之后的米粮奔波了。

她跟沈老太太说去县城找绣活,一大早就带着沈传宝坐着村里的牛车往县城去找李员外。

也是时候了,再晚几天能不能保下李员外就不好说了。

只是,她没想到会在车上见到齐景,而且这人还时不时的看她一眼。

“你看**什么?”沈晚儿不耐烦的问。

齐景的脸顷刻间红了,“没……没什么……”

说是这么说,这人可没少看,跟沈晚儿的目光对上就会惊慌移开视线,脸红了一路,惹得赶车的沈壮大笑不止。

最后,沈晚儿被看得都有点飘飘然,看来她现在这张脸真不赖。

不过她也没过多搭理齐景,她始终记得那晚见到齐景时的场景,虽然眼下看着正常,但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眼下她没有过多精力去探究,只好先远着。

沈晚儿找到李员外家的时候,李员外正在亭子里听小妾弹琴,听门房禀报说是沈晚儿来了,他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他现在都没忘那天在沈家村丢的人。

想到赵蓉蓉肚子里还揣着他的种,他忍着火气说:“把他们领到夫人院子里去。”

“老爷,他们不见夫人,说是要见您,还说能治好您的肩痛之症。”门房说。

李员外摸了摸愈加沉痛的右肩膀,沉思片刻,起身往外走,“带他们去前厅。”

“姐姐,你怎么知道李员外肩膀疼?”沈传宝好奇地问。

沈晚儿喝了口茶,说:“他不止是疼,还直不起腰,就像肩上趴着个人。”

小说《锦绣农家:相师娘子有点甜》 第六章 试探? 试读结束。

锦绣农家:相师娘子有点甜

锦绣农家:相师娘子有点甜

作者:一场乌龙类型:言情状态:连载中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