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嫁给反派他叔,我躺赢了

更新时间:2021-07-20 15:12:16

嫁给反派他叔,我躺赢了 连载中

嫁给反派他叔,我躺赢了

来源:互联网作者:彩叶姬柳分类:言情主角:秦绫初慕容铮

主角叫秦绫初慕容铮的书名叫《嫁给反派他叔,我躺赢了》,本小说的作者是彩叶姬柳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前世一串铃铛惹下的误会,秦绫初用命来试验过了,重来一次她要手打奸人,脚踢渣男!可没想到居然误惹了渣男的叔叔!秦绫初:好巧,王爷在此,小女子就不多叨扰了。是夜......秦绫初:阁下甚是眼熟,不知尊姓大名。慕容铮:知道我名字的都已经死了。秦绫初:打扰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

“哦?”秦绫初摸出一瓶金疮药:“有何贵干,上次隐云寺,你虽然帮了我一把,但我也帮了你,咱们算是扯平了。”

“我刚刚去皇宫夜探美人......”

“噗——”

秦绫初一口茶水全喷在慕容铮脸上,她连忙摆手:“抱歉——”

伸手抓起帕子想给他擦擦。

慕容铮左手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在秦绫初惊讶的目光之中,右手拿过她的手帕给自己擦脸。

秦绫初尴尬挣了挣,没有挣脱。

“壮士,男女授受不亲。”秦绫初冷下脸,用力一挣,又掏出一块帕子擦了擦自己的手腕:“胆子可真大,皇宫里高手林立,不知壮士夜探哪位美人?”

“夜探皇宫里的陈妃,”慕容铮勾了勾唇:“秦小姐打算告发我么?”

秦绫初没有应声,心道,如果真去告发,她恐怕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不过可惜,她房间里有人。”慕容铮语气淡淡:“宁郡王这么大了,还深夜留在宫中,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没断奶呢!”

秦绫初挑了挑眉,心道,这壮士是在暗示她,宁郡王与陈妃在密谋些什么东西。

金疮药被静静的放在桌上,秦绫初盯着散发着莹润微光瓶身看了一会儿:“你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

秦绫初可不信一个陌生人,会为了她冒上生命的危险,专门去夜探皇宫。

慕容铮也愣了一下,他想得到什么?

“秦小姐多虑。”慕容铮微微一笑:“夜探陈妃那边,只不过顺便而己。”

其实皇宫到他自己府上的距离更近,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脚步一拐就到了秦府。

许是因为她白日里离去的时候,神情太过惨淡,他想来看看情况如何。

而这位壮士,黑色的衣摆下方绣着一个银杏暗纹,且能夜探皇宫之后,全须全尾的出来,秦绫初能想到的,就只剩下歃血楼。

“鸭脚叶青银杏肥,歃血楼前无人归,不见龙鳞近古香,犹有血色覆天朗。”

“不知壮士可听过这首诗?”秦绫初紧紧的盯着他,生怕他下一秒就暴起杀人。

慕容铮:“......”

“不说话,看来阁下承认了。”秦绫初直视着他的眼睛。

发现了。

慕容铮心下暗笑。

真是个聪明的丫头。

歃血楼。

一个神秘的江湖组织,知晓天下所有人的秘密,其力量之强大,连圣上都为之烦恼,还派过她爹去查清歃血楼的头目,想要将其控制在手里,为其所用。

但她爹若是论打仗是一把好手,但查这些细微的东西,实在为难。

最终过了大半年,威远侯自行去宫里请罪说自己查的毫无头绪,后来这件事情最终也算是不了了之。

传闻之中,此组织以银杏为号,杀人放火传消息,没有他们不能做的。

慕容铮左手捂住手臂上的伤口,省得血花儿到处吡。

“秦姑娘还真是——聪慧。”

他意味不明的顿了顿:“可你知不知道,过慧必夭?”

空气都仿若凝滞了一般,秦绫初心如擂鼓,是她太过托大,居然直接道破他的身份。

此人就算伤了右手,如今这情况杀她也易如反掌。

“杀我于你,没有任何好处!”

慕容铮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可也没坏处不是么?”

见她越来越紧张,慕容铮的笑容也越来越大。

夜色渐暗,苏暮婉收拾好自己之后,到达饭厅。

秦绫初还没来,秦敏之还阴阳怪气的嘲讽她:“哟,未来的宁郡王妃来了呢,咱们威远侯府恐怕是容不下这尊大佛了。”

她紧紧的抠着衣角,指节泛白。

秦琦珊一向与苏暮婉交好,皱着眉横了一眼秦敏之:“哥,你怎么说起话来阴阳怪气的?”

“姐姐怎么不来吃饭呢,不如让厨房给姐姐炖碗汤,我给姐姐送去?”苏暮婉放下筷子泪睫于盈,看起来楚楚可怜。

咬唇着转身走了。

苏暮婉心事重重的端着一碗滋补汤,穿过圆拱门,却见秦绫初院里一个丫鬟都没有,天色都暗了下来也不点灯。

扯起假模假式的笑容,抬步往里走。

却听到屋内有男人的声音。

苏暮婉蓦然瞪大了眼睛,这回秦绫初私会外男,总不是她栽赃嫁祸了吧,她倒是要看看秦绫初怎么解释!

此时的秦绫初紧扣着房门,正要逃出去之时,门‘砰’得一声,被人撞开。

秦绫初没反应过来,往前跌了好几步,堪堪扶住椅子。

而坐在椅子上的壮士,己经消失不见。

“表姐!”苏暮婉冲进屋内:“你没事儿吧?”

嘴上说着关心,但目光却在四处扫视。

“刚刚是没有什么事儿。”秦绫初背过目光向上一瞟,那人果然在房梁上!

她又淡定的转过身:“被你那么一撞,没事儿也变有事儿,怎么,苏大小姐今日湖水没喝够,还想跑我这儿来喝汤?”

秦绫初指了指被苏暮婉丢在地上,己经破掉的汤盅:“还有事么?”

苏暮婉好不容易抓住了秦绫初的把柄,决计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我今日来,是专门向姐姐道歉的,今日宁郡王找姐姐麻烦,是她误会我的意思,我没有说姐姐......”

“停——”秦绫初摆了摆手:“宁郡王是个二傻子,我跟傻子较什么劲儿啊,可是我的亲表妹,你今日可是想推我下水?”

“不是的,当时是......意外......”

秦绫初恍然大悟的点头:“哦,宁郡王是误会,你想推我下水是意外,可真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

“我......”

“我知道你一心嫁给宁郡王,觉得那是高枝儿,那才配得上你苏家大小姐的惊艳才绝,那请你以后和他好好相处,别再来烦我,岂不闻彼之蜜糖,吾之砒霜?”

苏暮婉认定秦绫初说这番话,完全是秦绫初心虚,更是断定她心中有鬼,那个男人肯定还在这个屋子里。

“姐姐,对不起。”苏暮婉红了眼睛,随即便哭哭啼啼起来:“我千里迢迢的来至京城,实在是......”

秦绫初:“......”

以退为进这一招,苏暮婉还真是使得炉火纯青,这下她有再大的火气也发不出来了。

秦绫初心跳得‘砰砰’的,莫名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苏暮婉坐的那张椅子,正是她头顶那根房梁的男人刚刚坐过的椅子。

滴哒——

苏暮婉聒噪的说着话,房梁上的男人手臂上血流不止,鲜红的血液滴落在桌子上,正巧落在苏暮婉的手边。

只要她的手微微一侧,那血滴便能滴到她手上。

秦绫初猛的抓住她的手,左手趁她不注意伸手将血迹给擦了。

还在哭诉自己远离故乡,实在是难过的苏暮婉止了哭,愣愣的看着她:“姐姐。”

而后姐妹情深的反手握住秦绫初的手:“你原谅我了对不对?”

小说《嫁给反派他叔,我躺赢了》 第7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