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我在下水道淘金的那几年

更新时间:2021-07-22 12:05:03

我在下水道淘金的那几年 连载中

我在下水道淘金的那几年

来源:互联网作者:河灯分类:都市主角:余巷老鼠祥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我在下水道淘金的那几年》的小说,是作者河灯写的都市热血类型的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我是一名水管工,阴差阳错之下接触到了一个神秘阴暗的淘金职业!他们隐藏于喧嚣的闹市之中,在物欲横流的世界,他们染脏了双脚,忍着鼻孔飘来的恶臭,双手伸入了满是污秽的浑水之中,捞出来一串串金银珠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9章做法

在涛子的当铺里,与他喝了一会儿茶,聊了下钻戒的事情,随后时间推移到了晚上十一点多左右。

我把老鼠祥从小黑屋放了出来。

痛失两颗牙齿的他,好像是丢掉了半条命一样,出门后就开始嘶吼大叫:“冤枉啊,真的是冤枉啊......”

涛子是个狠人,一个眼神瞪了过去,这个家伙立刻停止了叫声。

“接下来你要去归还戒指对吧?但我可得提醒你一下啊,好人不跟死人斗,要是真的碰见鬼了,你可得小心喽。”

涛子一脸笑呵呵的看着我。

“拿了不该拿的东西,就该还给人家。”我举起仿真钻戒看了一眼,心里却是百般犹豫:一颗假货,拿给鬼魂去鉴定,它能够看得出来猫腻吗?

“祝你们好运。”涛子拱了拱手,道:“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就打电话给我,虽然那时候我可能已经睡着了,啊~”

说着,他便打了一个哈欠。

老鼠祥在心里不断的腹诽,嘴巴都跟着蠕动了起来,眼神不善的看着涛子,就好像在诅咒对方一样。

“走吧。”我看了一眼老鼠祥,然后领着他离开了涛子的当铺。

打车朝着美兰园小区赶赴而去。

“我在臭水沟子捞玩意这行,碰见过许多脏东西,都是不好惹的。”老鼠祥突然神秘兮兮的跟我说:“道上有句话,叫做有主之物不能动,就是指那些掉落在下水道里的宝物,它们如果有了阴间之‘主’,就不能动了,否则会有大难临头......”

他倒是很懂这些说法禁忌之类的东西,可为什么还要去动死人的东西呢?

于是我就好奇的询问道:“那你知道那颗钻戒是属于死人的东西吗?你拿走了它,就不怕遭报应?”

老鼠祥说道:“一个即将要饿死的汉子,他看到了皇帝手里捧着香喷喷的馒头,他会选择饿死,还是选择以下犯上,夺过馒头一口吃掉?”

他想表达的是,自己迫不得已,身不由己......

“你难不成还有什么苦衷?”我疑惑的打量着他:“我只知道我比你惨,现在负债累累,而且还摊上了这件糟心事,失去了自己的工作,现在生活无比艰难!”

老鼠祥突然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盯着我,小声道:“我触碰到了下水道的禁忌,现在有一口因果背在身上......”

“如果不凑够大量的资金,去请高人化解,我很快就要死了。”

“你还记得你看到的那份报纸上的新闻吗?”

我惊讶了一下,回答:“记得。”

老鼠祥继续道:“我当初吸食了太多的下水道产生的氢气,导致陷入了昏迷状态,但是我并没有死,我事后被发现是暂时性休克,也就是假死。”

“可是我醒来以后,才知道......”

他说到这里时,突然司机把车子靠着路边停了下来,打断了我们的交流,说:“到了。”

老鼠祥把睁大的瞳孔缓缓缩小,然后探回了脑袋,伸手去推开车门下了车。

付了车费,下了车后,两人都默不作声,而后默契的迈步朝着小区内走了进去。

“你还没有讲完呢?报纸上的你死了,可事实上你却没死,这是为什么呢?”我一边走,一边好奇的问:“你醒来后,知道了什么?”

老鼠祥似乎有所忌惮,不敢再提起往事,摆手道:“不说了不说了,有机会再跟你讲。咱们来这里做什么?”

“到这里来,自然是为了归还钻戒。”我平静的说道:“你这雕刻技术相当不错,这枚盗版钻戒当真是你制作出来的?”

老鼠祥有些自傲的回答道:“当然啦,除了我,还有谁能打造出来这么栩栩如生的仿制品!我可是花费了一天的时间,不断的精心打磨,最后才出来了这份完美的成果!”

在我看来,普通人很大概率的看到这枚戒指,都看不出来真假,但是如果落在了鬼神的眼里,就不知道会怎样了......

一边聊一边走,大概十分钟左右,我们登上了女客户秦淑的家门前,却发现这扇房门此时打开着。

门口处插着一口香炉,里面有几炷香,烟雾缭绕于门口。

除此之外,屋内不断的传出来了一阵阵摇晃铃铛而发出的“叮铃铃”的声音,以及嘴里念着咒语一般的语气。

好像里面有什么人在做法事?

不管了。

“速战速决,把戒指还回去,我们就马上走。”我扔下这句话,便迈步进入了房屋之中。

接着一眼便看见到了客厅内有一位穿着黄色道袍的道长,正手持一只铃铛与一张黄色的符纸,闭着眼睛,不断的念诵着咒语。

道长面前摆着一张法台,上边有苹果饼干等祭品,还有糯米,桃木剑,符纸,黑狗血,墨斗,其他不明物品等等。

彭志远就抱着肩膀站在一边,一眼就注视到了我进来,顿而迈步过来,压低声音皱着眉头问:“你怎么还敢来?!”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我不答反问。

因为在我看来,这个道长不像是在为死者进行某种祭拜的仪式,反倒是像在驱邪捉鬼。

可如果是后者,那彭志远为什么要请道长这么做呢?

要知道,住在这里的亡灵,乃是他的妻子。

这里面很有问题......这个叫彭志远的男人,绝对有问题。

“不关你的事,你如果不想招惹麻烦,就请给我立马离开!”彭志远怒气冲冲的看着我,恨不得把我轰出去。

正在此时,道长突然捞起了桌面上的桃木剑,反手抓起一面罗盘,快速的转动罗盘,然后转头看向了我。

道长皱眉道:“脏东西原来被你吸引过来了,好,接下来我就替百姓行道,奉天承运,灭了这作祟的妖邪......”

他一边大声的嚎叫着,一边挥舞起手中的桃木剑,随即将符纸一扔,再用剑一刺,正好将符纸刺在了剑尖上。

接着,道长开始单手呈掐诀状,有模有样的念诵起来了一句句晦涩难懂的咒语,随后“悚”的一下,剑尖上的符纸迅速燃烧了起来。

道长一边念诵,一边开始挥舞燃烧着火焰的桃木剑。

最后猛地向前一步,将剑钉在了门面上。

接着取出来了一只麻袋,朝着空气里一卷,再猛地一收,将麻袋的袋口用绳勒好。

在我们的注视下,麻袋里有一只不明物体快速的撞击了起来,就好像打算冲出困笼一般,但,道长猛地伸出手掌一拍,大声呵斥了一句。

“再敢作祟,小心我灭了你神魂!”

他这么一声震慑,那只麻袋瞬间消停安静了下来。

小说《我在下水道淘金的那几年》 第9章 做法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