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幸孕萌宝:总裁妈咪太抢手

更新时间:2022-01-23 13:29:54

幸孕萌宝:总裁妈咪太抢手 连载中

幸孕萌宝:总裁妈咪太抢手

来源:互联网作者:大合子分类:短篇主角:阮星娩秦凌云

新书推荐,《幸孕萌宝:总裁妈咪太抢手》由大合子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阮星娩秦凌云,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阮星娩识人不清,误把仇人当闺蜜,被害的家破人亡,难产诞下死婴。几年后她身披马甲归来,发誓要将那些欺她的辱她的一一报复回来......只是,眼前这个两个从天而降大包子小包子是怎么回事?“阮星娩,你忍心让孩子小小年纪就没了妈?”阮星娩:“......我带孩子走。”秦凌云勾唇,霸道将人揽在怀里:“孩子和我你都得带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

连秦凌云也觉得孟柔这个亲妈一点也不像亲妈。

想到管家的话,他心中又心中微微动容。

那样维护霄霄。也许,她对霄霄是真心的吧。

至少比孟柔这个亲妈真心。

折腾了一整天,阮星娩回到家后已是身心俱疲。

打开家门,安泽居然坐在她家悠闲自在喝茶。

阮星娩打了个哈欠,反手关上门:“大半夜喝茶,你也不怕睡不着觉。”

“很快你也睡不着了。”安泽放下茶杯,“有人在查你。”

阮星娩又打了个哈欠,淡定问:“是谁?”

安泽:“你这刚回国,怎么就跟秦凌云身边那个杠上了?”

“啊,”阮星娩了然:“孟柔啊。”

阮星娩冷哼:“我们俩的仇可不是今天才结下的。”

安泽一听有故事,立马露出感兴趣的表情。阮星娩却没心思给他讲故事,只是淡淡吩咐:“弄个假身份让她尽管去查。”

安泽痛痛快快应下了:“我办事你放心。”

“既然她很闲,那么我就再给她找点事做。”阮星娩看向安泽,面无表情吩咐:“放出消息,就说秦凌云前妻回京都了。”

安泽再次答应:“行。”

答应完了却不立即去做,依然杵在这里像是在等什么。直到被阮星娩催促了声还不快去?才一脸遗憾地起身走了。

安泽办事效率的确高。第二天,秦凌云前妻回国的消息就传到了孟柔耳里。

孟柔接到心腹电话,本以为心腹已经查到那个N少的来头,心里都琢磨好该怎么给她点颜色看看。万万没想到,居然得到这样一个消息。

阮星娩那个贱女人,居然回京都了?

她居然回来了???

孟柔这几年假借秦霄生母的身份,过得很好。她人生中没有哪个阶段过得这样好。

她也有不如意。不满足秦凌云不肯给她一个名分,对她不搭不理,不愿和她结婚。不满足阮海城死要面子,不给她阮家大小姐的名分。

她每天睁开眼睛,烦恼也就这两样。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想起阮星娩了,尽管她带着阮星娩的孩子。

是的,阮星娩很幸运,那年她那样布置,阮星娩还是生下了孩子。可是再幸运又怎样,有命生孩子没命养,这么多年生死不明。

现在秦霄在她手里,所有人都以为秦霄是她的孩子。

到底没亲眼看见阮星娩的尸体,孟柔开始时还惴惴不安。随着时间流逝,阮星娩始终没回来,她才渐渐地安下心。阮星娩大概是真的死了。

可是,可是,为什么会传出她回京都的消息?

孟柔又砸了家里好几个花瓶,不安地在家里走来走去。阮星娩回京都的消息不一定是真的,但她无法把这个消息当成假的丝毫不在意地忽略过去。

万一是真的呢?万一她真的回来了呢?

万一,这个消息传到秦凌云耳边呢?

想到阮星娩回来的消息可能会传到秦凌云耳里,孟柔呼吸都停了停。她立刻拿起手机,慌慌忙忙地打电话。

“快,把阮星娩回京都的消息买断。钱?”孟柔有些肉痛地说:“钱不是问题,多少钱都可以!尽快去办!”

另一边,安泽看着账上多出的钱,感慨:“啧啧,不愧是秦凌云身边的人,一个没名没分的情人出手也这么阔绰。”

安泽说出一个数字。

“可以。”阮星娩正在试礼服,她今天收到了一个重要宴会的邀请函,临时定制来不及,只好买成品。

阮星娩回京都是为了复仇,同时,也是为了生意。扩展人脉的场合,重要的能去就去。

听了安泽报出的数字,阮星娩整理着礼服点点头:“这个数够孟柔心疼上一阵子了。”

孟柔巨爱奢侈品,没钱的时候就爱,甚至找人借钱买包。看起来出手阔绰,其实只在买奢侈品上大方。在其他方面,多花一分钱都会肉疼。

“哎,不过我是真的很奇怪啊,你们俩有什么仇?你好像对她还挺了解?”安泽的优点是办事效率高,缺点是好奇心过于强烈。

要说到她和孟柔的仇,怕是要说个一天一夜。

阮星娩又一次想起妈妈的死,想起她的孩子,想起几年前她的匆忙逃离......

阮星娩骤然沉默下来。

试衣间的镜子中,她眉眼间戾气一闪而逝。

电话里,安泽相当费解:“她不过是秦凌云一个情人,跟你这个大名鼎鼎的N少能有什么交集?我怎么看你们俩都不在一个层面上,她怎么就越级得罪你了?我都想自己查查看了......”

“去查。”阮星娩忽然打断了他。

她眉眼冷厉,言简意赅吩咐道:“去查孟柔当年谋杀顾芝兰有没有留下什么蛛丝马力。”

安泽茫然:“顾芝兰?谁是顾芝兰?”

阮星娩:“我妈。”

电话里一下子没了声音。

安泽安静了一会儿,一改之前的轻佻语气。郑重答应道:“好。你交代的事,我一定竭尽全力办好。”

电话挂断,阮星娩收敛起情绪,神色如常出了试衣间。

回国没几天,邀请函堆成了山。阮星娩参加完晚宴回到家,沈易言一张张给她看新到的邀请函。

“林家,刘家,李家,孟家,阮家......还有开影视公司的陈家。这个孙家又是怎么回事,他家不是挖煤的吗。啧啧,你这N少的身份还是管用,一曝光,什么人都找上来了。”

阮星娩坐在他身旁小口小口喝水,好像在听又好像没有在听。敏锐注意到某个姓,“等等。”

放下杯子,阮星娩侧头看沈易言:“阮家?”

“是。”沈易言手上动作一顿,斟酌道:“是那个阮家。”

阮星娩不说话了。

虽是父女,阮星娩跟阮海城的感情却并没有多么深厚亲密。在她记忆中,阮海城没给过她和妈妈几个好脸色,永远是冷冰冰的。

可他们到底血脉相连,到底是父女。在阮家那十几年,她曾无数次渴望父爱。

阮星娩在在这一刻,忽然想知道,在没有她消息的这几年,阮海城试图找过她吗?

阮海城知不知道她另一个好女儿孟柔对她做了什么?

小说《幸孕萌宝:总裁妈咪太抢手》 第7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