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分居三年,签字离婚他却堵门求和

更新时间:2024-07-10 15:55:57

分居三年,签字离婚他却堵门求和 连载中

分居三年,签字离婚他却堵门求和

来源:常读作者:南北柴胡分类:都市主角:楚画贺立川

《分居三年,签字离婚他却堵门求和》是一部令人惊喜的都市豪门小说,由作家南北柴胡创作。故事围绕着主角楚画贺立川的成长和奇幻冒险展开,读者将被带入一个充满魔法和惊险的世界。一纸契约,他和她成婚了。霸总的他在她眼里腹黑,毒舌,还压榨她。 两人成婚后即分居, 一个远赴国外开拓市场,一个在事编单位做文物修复师。渐渐的,两人貌合神离,除了那两本红本本能证明两人的关系,一切都像是没发生过一般。直到几个月后,总裁夫人的她一纸离婚书拍上他的案头。后来她身边的桃花 ,越来越多,毒舌的他终于坐不住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云水湾别墅。

贺立川进门,兰姐照例热情伺候。

他随手把手里的月季丢到玄关柜子上,脱掉西装外套,兰姐马上接过去。

“人呢?”贺立川问。

“谁?”

兰姐对上贺立川‘你说呢’的眼神立刻会意,“哦,少夫人刚回来,脸色不好,在工作间。”

贺立川坐下来,眼角瞥了眼楼梯尽头,深褐色的眸底闪过一丝烦躁不安,“午饭不用做?家里穷的揭不开锅了?”

兰姐:“····”

现在是北京时间下午两点···

“我去做!”

算了,老板永远是对的。

兰姐动作快,一会功夫端出来四菜一汤。

笑呵呵地摆好,“我去叫少夫人下来吃饭。”

过了一会儿,人垂头丧气下来,“少夫人说不饿。总这么不好好吃饭咋行?”

贺立川眸色渐深,微微一动,放在餐桌上的右手随意轻点桌面,从烟盒掏出根烟,点燃,夹在修长的指尖。

“谁让你自由发挥,不按食谱做?”

“江医生那个食谱上很多都是少夫人不爱吃的菜····”

兰姐说完有些后悔,马上找补,“您说了算,我去重做!”

不然又得说她占山为王了。

贺立川抽了根烟,语气淡淡的,“她不爱吃的你做,搞不清大小王?”

兰姐懵懵地看着他,手上端着空托盘,憨憨地问,“谁是大王?”

“让你来伺候谁的?”

“您和少奶奶。”

贺立川掀起眼皮睨她一眼,大半根香烟狠狠按进洁白的骨瓷碗里,“好好想想谁才是这个家的大王。”

说完起身离开餐厅,往门口的走。

兰姐赶紧放下托盘去帮他拿皮鞋,“您这就走,不多待一会儿啊?”

她放下皮鞋一抬头,看见贺立川已经折回客厅,手里拿着之前放在玄关柜子上的月季。

“你倒是想我走。”

啊这!误会啊!

兰姐收起皮鞋,站在原地想了半天,分析当下的形势,毕竟这关系到自己的职业生涯。

谁是大王?

贺立川闲庭信步的上楼梯,垂直身侧的左手随意捻着月季花枝。

火红的花朵半开不开,没有玫瑰的精致,倒多了几分生动。

他在工作室门口站了一秒钟,左手背到身后,伸出右手拧开工作室的门。

楚画不工作的时候不爱锁这里的门,只是不锁这里的,原因不明。

看见贺立川进来,楚画松开手里的紫檀笔筒推到一边,低头安静整理小箱子里的修复工具。

贺立川身高腿长,顺便一搭,右腿和半边**已经坐在工作台一角,嘴角轻勾着。

垂下眼眸,鸦黑浓密的睫毛盖住眸中的情绪,讪笑一声。

“就为我挡你脸生气绝食,不丑死想饿死?”

他抬起眼皮瞥到右手边笔桶里插着枝粉色月季。

土气!

“出去,我死了不正好,你光明正大追求幸福。”

楚画手上一直没闲着,小心梳理着毛刷。

乌黑微卷的长发被她用夹子利落地盘在脑后,灯光下,本就白净的皮肤更加透亮细腻,像楼下的骨瓷餐具。

鼻尖挺拔线条秀丽,侧面只能看到一边小蝴蝶似的睫毛,盖住下面清澈的杏眼。

贺立川移开目光看向对面的博古架,笑的挺无赖,“想让我婚姻状态那栏填丧偶,背上克妻的锅,怎么那么恶毒?”

要说男人胡搅蛮缠起来真没女人什么事!

楚画放下手里的工具,摘下手套丢到一边,抬起清冷澄澈的杏核眼,“不,是我克夫,已经丧夫三年,都满孝了。”

见他比还没见自己大姨妈次数多,还没大姨妈准时。

“你现在怎么变的这么尖酸刻薄?”

贺立川歪着脑袋睨她,眉间轻蹙,“那我是什么?”

“鬼魂,鬼丈夫。”楚画伸手从旁边书架上拿下来一本比脸两个大的专业书,气定神闲地翻开。

把一旁的人当空气。

然后听到震耳欲聋的关门声。

贺立川的脸比兰姐早上买的黑鱼都黑,噔噔下楼,抓起挂好的西装外套,换鞋。

兰姐看出来不对劲,壮着胆子问,“又吵架了?大少爷你让让大少奶奶,她挺……”

“砰!

巨大的关门声把兰姐吓得一惊,嘴里接着刚才的话“不容易的……”

她搞不懂小两口,刚结婚那会儿好的蜜里调油,每天她都不敢在家,怕碍事。

几次回来的不是时候,看了不该看的,被贺立川放了长假。

等再次接到他的电话回来,家里只剩楚画一个人,每天下班不说话不吃饭,整个人变的更加忧郁清冷。

前后也不过一个月,发生了什么?她不敢问,楚画也从来不说。

只是从那以后贺立川极少回来,一回来两人就会吵架,次次都是不欢而散。

老周在车里看到贺立川出来,马上下车,打开车门,“大少爷!”

贺立川松开一直握着的右手,扔出一朵带刺的粉月季砸在地上,侧身坐进车里。

“大少爷,去公司?”老周问。

贺立川眯着眸子,靠在真皮座椅上抽烟,吐出的烟圈萦绕在宽敞的车厢。

“回贺家,讨债。”

老周后脖子一凉,心里有数了,默默启动车子往贺家老宅开。

这几年,每次从云水湾出来,只要是冷着脸,贺立川一定会回贺家,雷打不动。

贺家。

贺立川从劳斯莱斯上下,边走边脱掉西装外套,穿过花园,进入客厅,随手把外套扔在沙发上。

意大利皮鞋的牛筋底跟实木楼梯碰撞发出哒哒声。

贺立川上了二楼,一脚踹开书房的门,正看书的贺云庭吓了一跳,抬头摘掉老花镜,“又抽什么疯?”

又不是第一次被儿子踹门,贺云庭已经习惯了,可好歹自己是老子,不要面子的?

贺立川这时不慌不忙地往沙发上一坐,叠起两条大长腿,两条胳膊张开搭在沙发靠背上,嘴角勾起,笑的让人发毛。

“鸿耀跟泰岳的合作我不同意。”

泰岳是最近几年突然冒出来的做新能源的公司,实力一般,据说老板是从海外回归到本土的新贵。

跟鸿耀的合作是贺云庭一手促成的。

“为什么?”

贺云庭合上书,神情有一瞬间的紧张,但转瞬即逝,“合作已经谈到最后环节。”

贺立川拿起茶几上的烟点着,抽一口,笑的挺混“我是总裁我乐意!”

他把整支烟按进烟缸,从鼻孔吐出烟雾,起身,双手插在裤兜出去。

挺得意。

贺立川出了书房漫不经心地下楼。

沈秋澜闻讯从外面赶回来,踩着高跟鞋往楼梯这儿跑。

“别急,你老公还活着呢。”贺立川嬉皮笑脸地从楼梯上走下来。

沈秋澜拍拍胸口,摘掉旗袍外面的披肩,跟着儿子坐下。

“立川,你今儿跟妈说句实话,你爸到底怎么惹到你了?”

“以前不是好好的?自从三年前你跟小画结完婚,你怎么就把他当仇人呢?他是你亲爹!”

小说《分居三年,签字离婚他却堵门求和》 第15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