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云家女云夏秦王

更新时间:2020-08-11 10:17:15

云家女云夏秦王 连载中

云家女云夏秦王

来源:追书云作者:贫嘴小丫头分类:穿越主角:陆云瑶楚王

经典小说《云家女云夏秦王》是贫嘴小丫头所编写的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主角陆云瑶楚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京城无人不知陆家双姝,大姐国色天香,指婚给楚王;小妹沉鱼落雁,订婚给世子。可陆家大小姐却趁楚王顽疾发作、性命垂危,连夜勾上太子,成了太子侧妃,既令楚王沦为笑柄,又坑苦了自家小妹。现代女医生陆云瑶穿越时空,好死不死就成了这个悲催的陆家二小姐,又好死不死被病王前姐夫掳回了楚王府。一个是病鬼,一个是医生,两人一拍即合——他帮她翻案;她帮他治病。衣:不许穿艳色,本王喜素。食:不管王府厨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在丫面前溜达,气都气死他!

-----------------

卫国皇宫巍峨奢华,分为外朝、内廷。

与中国古代皇宫不同,卫国皇子无论年龄大小,只要未封王,便依旧住在宫中,而只要住在宫中,便有继承皇位的可能,即便是有太子的存在,是以卫国皇储争夺极其激烈,有可能延续几十年。

当然这种情况也有意外,例如先皇时期。

先皇正康帝虽然贤明仁德、知人善用,将卫国治理得民富国强,却自幼龙体孱弱、子嗣单薄,几十年来只育有一子封为太子,然太子七岁那年却在狩猎祭中失踪,音信全无。先皇举全国之力苦寻多年却未找到,最后郁郁而终,其皇弟、玄德帝便继承皇位。

麒麟宫是太子寝宫。

正是下午,太阳毒辣,但麒麟宫中却有一人焦虑不安。

见宫女香韵回来,一名绝色女子快步迎了上去,“怎么样?殿下回来了吗?”

一袭烟罗紫暗花细丝褶缎裙的女子,浓密乌发梳成髻,上面点缀着与衣衫同色系烟紫色头面。

女子有着一张白净的瓜子脸,高鼻小唇,一双眸子若是烟雾般缥缈妩媚,整个人静静站在一旁就如同画卷一般绝美。

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卫国太子侧妃、陆家大小姐陆云佩。

香韵因为奔跑所以粗喘,“殿下……回来了,刚入宫门。”

香韵话音未落,从来都端庄稳重的陆家大小姐已跑了出去,不顾宫人们的吃惊,一口气跑到太子面前跪下,哽咽道,“殿下!求殿下为妾身做主。”

太子今年二十有五,身材高大,容貌俊美,一袭淡金色太子服穿于身,阳光之下熠熠生辉却好似带着光环。

他俯下身,将陆云佩扶起,柔声道,“云佩别急,我们进去说话。”

“……是,殿下。”美人双眉蹙紧,目色幽幽,人见人怜。

随后,俊美如涛的太子便牵着绝色佳人的侧妃,两人入了屋子,行走一路却金童玉女好似画中人。

入了房间,陆云佩再次潸然泪下,“殿下,陆家之事您听说了吧?虽外公有嫌疑,但到底没定罪,何况妾身父亲身为兵部侍郎,对皇上忠心耿耿,楚王却借机打砸陆家,让父亲丢了颜面、更寒了忠良之心!妾身知晓楚王有怨,但这怨恨因妾身而起,关陆家什么事?可怜妾身妹妹瑶儿冰清玉洁,竟被那阴险楚王带回王府,还将此事大肆张扬,以后妹妹还如何嫁人?我们陆家如何对昌盛侯、对顾世子交代?”

太子叹了口气,将爱妃揽在怀中,轻轻宽慰着,“云佩放心,本宫已将此事禀给父皇,父皇会为陆家做主。”

陆云佩泪眼凄凄看着太子,“此事都是因妾身而起,殿下,如果妾身死了,楚王会不会放下怨恨?”

太子立刻翻脸,“胡说!别将死挂在嘴边,你若死了,本宫怎么办?”

陆云佩继续扑在太子怀中嘤嘤哭着,太子一边轻声安慰,一边看向门外,微眯的双眸满是冷笑。

……

楚王府。

前院。

树荫下有一套石桌石椅,石桌上摆放棋盘,两名年轻男子对坐两边,一边博弈一边闲聊着。

其中一人衣着华贵,泛着优雅光泽的蓝紫色锦缎料子,顶尖师傅剪裁,虽已剪裁得极瘦,但穿在男子身上依旧松松垮垮,只因男子更瘦,瘦到行形销骨立、瘦到已经超出正常人的范畴。

男子苍白的面颊一脸倦容,并非劳累,而是身体孱弱到几乎没什么体力,稍微动动便力竭。

而棋盘对面的男子却正好相反,其身材修长健硕,面如冠玉、容貌俊美,他担忧地看向面前病人,“王爷这么做,不怕皇上怪罪吗?”

虽是春季初夏,众人已换了薄衣,楚王也穿腻了皮毛大氅,但脱了大氅,却依旧觉得冷,不得不拿了手炉。

楚王左手握着手炉,右手捏了白子,随性下在棋盘上,“恰恰相反,本王所做一切,都是皇上想看的。”抬眼,细得好似骨头的手指一点,“舟意,该你了。”

年轻男子正是仙手圣医曲舟意。

曲舟意虽只有十九岁,但天赋廪人,在医界名声赫赫,其与楚王关系世人皆知,一个是手到病除的神医圣手、一个人无人能医的病痨,两人从第一次接触便好似杠上了,随后关系越发融洽。只要神医曲舟意不云游采药,多半是在楚王府。

想到楚王的身份,曲舟意皱了皱眉,随后落了黑子。

玄德帝是先皇正康帝的皇弟,却不是同母所出,先皇唯一的同母胞弟、同为太皇太后所出的皇子,只有楚王。

当时先皇突然驾崩,朝臣分为两派,拥护玄德帝一派、拥护楚王一派。

但也怪楚王没有皇帝命,竟在紧要关头发病,朝臣们顾及到楚王身体孱弱以及年龄尚幼,便拥护了玄德帝上位。

先皇是否有遗旨、遗旨希望传位给谁,这些都成了谜。

楚王身子孱弱,时不时发病,自身难保何况皇位?时间久了,大家也就淡忘了楚王。

对弈继续。

楚王垂着眼,瘦得几乎如骷髅的面颊上,睫毛竟然浓密如扇,放下眼帘,浓密睫毛将眸子遮挡得严严实实,令人无法探究其内心。下了白子。

曲舟意轻声道,“太医每隔三日便来为王爷诊平安脉一次,王爷情况皇上应了如指掌,即便如此,皇上为何还忌惮王爷?”语毕,下了黑子。

“因为他是皇帝。”楚王下了白子。

曲舟意失笑,“这般草木皆兵,皇上不累吗?”下了黑子。

楚王淡淡道,“谁让他是皇帝?”下了白子。

曲舟意挑眉,眼神多了狡黠,“所以,我觉得还是当我的草民舒服,那位置不舒服。”下了黑子。

楚王依旧淡淡,“你先能当了再说。”下了白子。

曲舟意无奈,下白子,“藏娇院,名字不好听。”

楚王下了黑子,“足够侮辱就好。”

曲舟意笑着下了白子,“陆姑娘是无辜的,王爷应该知晓,陆云佩也只是一枚棋子。”

楚王下黑子,“所以,本王没打算要她的命。”

小说《云家女云夏秦王》 第5章 足够侮辱就好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